首页 资讯 警法 党建 滚动 关注 科技 综合 车房 生活 手机版
娱乐 国际 国内 娱乐 时尚

MC九局《喊麦之王》:喊麦与初心

http://www.zhibotv.com.cn      2018-01-01 12:41:29     来源:中国直播网

中国直播网娱乐讯 人生的大起大落,在九局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,从退伍军人到收入不菲的MC,迅速成名迅速膨胀继而发生本命年之灾,跌至谷底,再重回直播。在他看来,一切都太像一场梦了,“莫名其妙就出名了,莫名其妙又低落谷底,这就是我的人生。”

MC九局《喊麦之王》:喊麦与初心

有人说,喊麦这个领域是分层次的,MC天佑和《一人饮酒醉》属于入门级,喊麦发烧友绝不满足于此,这种关系类似于老戏骨的门徒是决然瞧不上小鲜肉的迷妹们。如果想让自己显得经验丰富且品位不凡,可以把MC九局挂在嘴边,毕竟说起喊麦,发烧友们必提MC九局,而他的另一个称号就是“网络MC的发扬者”。

曾以为MC九局的口才会不错,至少可以滔滔不绝讲话,但采访时一度有些尴尬,长相清秀的九局显得颇为内敛,语言也比较平实,这和人们通过另一个场景下认识他的样子,大相径庭。

「 MC九局之前 」

2005年,安徽阜阳的庄严被家人送进了部队,当时他16岁。虽然一年前,他就应该入伍。

庄家的这个儿子有让父母头疼的调皮,曾在过年时,趁大人们围在一起聊天嗑瓜子,悄悄在桌子底下放把炮竹将全家人都炸起来。为了找地儿管住他,家里人给他安排了看似最合适的路——当兵,去部队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。但在体验前,他突然离家出走,一周后,体检结束了,他悄然回到家中。

到了第二年,父母都非常严厉对他说,“你不能再跑了。”当父母意见都统一时,再调皮的孩子也只能无奈服从。

MC九局《喊麦之王》:喊麦与初心

入伍后,他进了野战部队,被别人视为艰苦的训练倒没能让他退却,他恐惧的是“规律的生活”。晚上吹号就寝后,他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想哭,暗自揣测未来两年如何过,“但没人愿意当逃兵。”慢慢的,他被部队的氛围影响,“年轻人还是应该在部队里锻炼锻炼,磨炼一下意志。”

但似乎他只是适应,并没有从此就彻底更改了个性。

退伍之后,他离开部队,生活还要继续,他过了一段摸索式的生活,“探索人应该活着的可能性。”他坦诚,自己的性格就是不喜欢一成不变,“特别是那个时候。”他强调的时间是他退伍的年龄,那年他19岁。

之后,他卖了两年车险,在小城市卖保险靠的是人缘,他的人缘好,很多朋友家里都有车,甚至有家里开运输公司的,他每接一单都挺大。让他自豪的成绩是,基本工资700元,第一个月他就赚了7000。

工作之余,他花很多时间在打游戏上,跟朋友一起打传奇时接触到了MC,他好奇,选择去试试。MC 一词是 Microphone Controller 的缩写,“掌管麦克风的人”,这种源于夜店的纵情呼喊有点像是 rap,讲究押韵,节奏感极强,也叫做喊麦,“这东西用喊的方式,挺有意思的。”2009年底,当时只接触MC两个月的庄严以九局之名参加了盛大传奇举办的网络MC第一红人比赛,获得了第7名的成绩。

“那次比赛能得名次很意外,”他把喊麦视作爱好,用心去唱,每一场比赛前,都会认真去找喊麦的词和曲,再花上点时间,对原词进行再创作。这样,他的喊麦歌曲听起来就比较新,这是当时他与其他MC之间最大的不同,“我比他们努力,他们喊的都是网上找的,千篇一律,我全是自己写的,喊麦得有新词。”为了比赛,他创作了一首歌,后来被网友们取名为《发动机》。

正是在那一年的比赛中,九局人生中的第一个暴音出现了。

“什么是暴音?”

他犹豫了一下,说那是别人给起的名词,“其实就是嘶吼。”

而在这个镜头下的九局声音霸气,浑厚、柔中带刚,喊麦时非常能够投入感觉,从那以后MC九局的名字便在网络上逐渐传开了。

「 膨胀的本命年 」

最初,九局的粉丝都在关注他的QQ。某种程度上,QQ代替了当时尚未普及的微博,成为信息发布平台:平时几点钟要在哪儿喊麦了,他就在QQ签名上写一下,粉丝们就跟着去了。“那时候,我的QQ日浏览量达好几万。”

之后他到了YY,最初的YY只是一个音频软件,还没有现在的直播、视频,更多时候是打游戏的网友用它来做语音沟通,自然也没有礼物。

2010年左右,YY出了礼物。刚开始,九局没有在意,月低结算佣金时,他被徒弟龙一告知挣了3万多块钱。

“怎么还能挣钱呢?”他问徒弟龙一,龙一是70后,比九局年长许多,温州人,是九局第一个徒弟。因为喜欢九局喊麦,便诚意奉上1500元拜师费,要求拜师。除了学喊麦之外,他主动帮九局管理频道。

“第一个月靠粉丝刷礼物挣了3万块,以后肯定越来越多。”九局记得龙一当时肯定的语气。果然,第二个月收入一下涨到6万,“一个月挣那么多钱,我说我什么都不用干了。”从此,他觉得生活可以不一样了。

MC九局《喊麦之王》:喊麦与初心

在之前,差不多两年时间,九局的收入主要来自于中铁四局的月薪,“加上绩效最多6000,一般也就是4000元,正常的国企单位工资。”

“当你一个月挣3万,第二个月翻倍时,你迅速膨胀。”他问我是否了解一些直播平台的网红,“到哪儿都带着司机、助理、保姆,还有保镖,瞎嘚瑟!”他满意地看看镜中已化好妆的自己,坦率地抛出一句话,“跟我六年前的状态差不多。”

对六年前的MC来说,除了直播,尚未其他事业需要投入更多人来照管。但22岁的他认为,既然能挣钱了,就一定要把台面摆起来。

随后的两年,是他生命中的一段“膨胀”的时光,直到2013年,24岁,他的本命年,“吃了一个大亏,差点儿没缓过神来。”

2012年底,YY上出现了很多公会,公会是介于 YY 与主播之间的组织,类似于现实中的艺人经纪公司。九局所在的公会被收购了50%,被收购之后,九局多少感觉到了“约束”。

继续几年前,逃避去当兵的情景,他太爱自由自在的日子了,而这几年他做主播收入丰厚,在YY上也拥有“大哥”般的地位,有了自己做生意的资本,也有了自由自在生活的机会,他想到要在老家合肥开个酒吧,“那时候口气还挺大的,要做总投资在1500万的酒吧。”自己一人显然不行,于是找了两个网上认识的合作伙伴,讲好了三人一起投资。

九局非常快的定好了房子,并缴了一个季度的房租,还特意请了一位比较有名的香港设计师,光设计费就花了50万,“反正就是把那两年挣的钱全花光了,不到400万。”自己的钱花光了,对方承诺的投资迟迟没到位。九局去问,对方说不投了,不死心,再联系,对方已消失。

MC九局《喊麦之王》:喊麦与初心

“人家没骗我,是我太冲动了。”时隔4年,谈及此事他依然神情黯淡,我一度以为,他突然坦诚地讲出这件事,某种程度上类似借倾述疗愈。

梦想戛然而止,原先热火朝天进行的所有事情只能停下,“钱花没了,留下一堆烂摊子,也没人接手。”他念叨着,为了做好酒吧,他规矩地按照消防要求做了设计和报备,“不亲自做不知道,消防方面的事可多了。”

最后一次联系不上对方时,他近乎崩溃,不想回家被父母看见自己的模样,一个人住进了酒店,“不是因为钱赔光了。”他声称,自己并没有把钱看得那么重要,“本来是一个非常好的梦想,是我的一个希望,筹备了那么长时间,梦破了。”他在意的是,他合肥有好多兄弟都知道他要开酒吧,不少人特意辞了职,等着去他那儿上班,“我没办法跟他们交代。”

他把自己锁在酒店房间里,每天昏昏沉沉地睡觉。一周后,翻翻兜,发现所有银行卡就剩2000多块钱了,“算了,还是回家吧。”他对自己说。

回到赤贫状态的他对家人只字不提,母亲也是前不久才知道他曾将钱都赔光了。没有一个家人知道,此刻的他已经一贫如洗。

他在YY继续开始直播,但此时的YY已经跟他离开时不一样了:在此前,YY上数他人气最高。他是喊麦界的元老,甚至可以说他是行业标准的制定者,众多 MC 都曾模仿着他的喊麦方式出道。再回YY时,因为娱加公会、China 公会、IR公的血拼,新的主播成为人气焦点,而他,MC九局不再是榜上第一人。

虽然,他离开仅仅只有八个月。

“心理落差特别大,再加上刚经历了那个事,特别不好过。”虽然,YY上游客数量飞涨,消费水准较之以往提升了几个量级,主播收入大增,但九局非常清晰意识到,这么美好的江山不再只属于他一人。

“之前的膨胀感,在再次回到YY时彻底消失了。”他说,经过本命年这件事之后,性格变得保守许多,在要做一件事时,自己将利弊想得很清楚了再决定。别人觉得他越发内敛,而他觉得自己简单了。

「 喊麦时代 」

直播成为2016年最为火爆的一个话题,直播平台拥有动辄千万级的用户,又有诸如MC天佑和MC九局这样让全民狂欢的网红。虽然在很多人眼中,直播意味着浅薄、无聊,但这种评判不妨碍大量资本热情地涌入这个领域,带来异常激烈的厮杀。

某种角度,YY年度盛典也是一个角斗场,入围规则写得直白:半个月的拉票竞赛,一元钱可刷一票,票多者赢。这是一次全面展示实力提升人气的机会,为之后的人气、吸金打下基础。但在成王败寇的游戏里,一旦失败,哪怕屈居第二,人气都可能不升反降,粉丝们常会失望离去,许多主播因此元气大伤,甚至销声匿迹。

MC九局《喊麦之王》:喊麦与初心

2015年的年度盛典之战,娱加公会的 MC 九局对手是IR 工会的天佑。虽然作为喊麦界的鼻祖,MC九局一直拥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,但拉票一开始,IR一方就志在必得,那一场没有血腥厮杀,九局大度的让天佑赢得轻轻松松,天佑成为了新一代喊麦之王,后者主动给九局刷了十万元礼物,以示感谢。

这一行为充满英雄惺惺相惜的人情味,但与YY 上的生存之道并不符合——人情味,或者说情商高、善于维护人际关系是只能用在可以左右主播运势的粉丝及土豪身上,绝对不能用在与自己有利益相争的主播身上。

但九局,恰恰颠倒了次序。

“比较随性。”这是九局对自己的评价,因为随性,他的微信公众号都是自己在更新直播时间,“只有自己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直播。”

“有段时间经常忘记通知管理员,或者没通知助理公布直播时间,粉丝们就来骂我了,给你骂得不行了。”他曾为此郁闷过,“怎么就这么不理解人呐!”

但直播的粉丝和艺人粉丝不一样,某种程度上,他们与主播们有着家人般的亲密度,“他们觉得你是他们的老大,他们得为你好,督促你做一个敬业的主播,天天直播,时时刻刻直播,才能挣钱。”YY也经常向粉丝灌输这种观点:主播每天直播时间越长,就会有更多人刷礼物,主播才能挣钱。而在大部分粉丝眼里,主播的身份就只有主播,没有其他任何身份。九局笑,“很多人在吃饭时都在直播,其实这也是迎合粉丝的需求。”他指出,直播的粉丝们黏性高也就是这原因。

MC九局《喊麦之王》:喊麦与初心

而另一方面,主播们也要学会和土豪搞好关系,这更是一门博大精深学问。“你要让大哥开心,把他聊开心了,感觉跟你聊天有意思,下次还能给你刷礼物,这是你的职责和义务。”有人对这种关系有直白描述,“谁没几个大哥,主播就要陪着大哥唠嗑,跟伺候大爷似的陪着。”九局说自己做不好这事,他经常不怎么回复土豪的微信,有事问到他才聊两句,朋友劝他平时多跟土豪聊聊微信,可他苦恼,“说两句话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”

“情商低,太多人都这么说我了,我才意识到,确实情商有点儿低。”说他的人除了朋友,还包括前女友。“作为一个主播,情商很重要。”很多人给他刷礼物,一般主播肯定在逢年过节时群发个消息问候一下,或是有其他小心意的呈现,有些女性主播就很会用自己手作小玩意去送给支持自己的粉丝。“我觉得处朋友真诚就行,没必要弄些虚的。”九局将粉丝、土豪都视为某种程度上的朋友,直到后来,他才意识到,即便是朋友,也需要“讲点嘘寒问暖的话,关心别人。

但作为喊麦界的老大哥,MC九局一直有他独特的江湖地位,无论新人如何此起彼伏地出现,粉丝与礼物都远远超越了他,都动摇不了他存在的意义,有人说是意味着网络MC的改革希望。

在很多人的认知中,喊麦一直被概括为“三线小城镇 DJ 音乐+大嗓门+东北腔”,喊麦界没有版权意识,MC们也是互相抄麦词,或者直接从网上扒段子,被音乐界无视与鄙视,而九局对此曾发表这样的宣言:“8年前,我就说过喊麦绝对会是一种文化。只是这些年里被很多人理解错了,那是因为没有一首作品能够站出来说话,也就是为什么喊麦只被某个领域的人认可,哪怕这两年喊麦逐渐走向了大众的视野,可是还被说成社会底层的呐喊,让人觉得俗套。其实喊麦的亮点在于能把很多内心的情绪用喊的方式呈现出来,它不同于唱歌和说唱,因为它能更为直观彻底的让人感受到想表达的内容,更能引起共鸣,但是在以往的喊麦里很多人虽然表达了喊和说,但是在内容和感情以及音乐,喊法上没有修饰性,所以才被说成了数来宝。我们一旦把代表性的作品拿出来,那整个喊麦在大众的眼里会完全不一样 他们才会知道原来这才是喊麦。”

MC九局《喊麦之王》:喊麦与初心

在微博上,他的介绍那一栏写着:网络MC的发扬者,九家音乐传媒创始人。

MC九局属于少数拥有原创能力的 MC,曾经一首《刀山火海》是流传最广的作品,也是全国第一个喊麦MV,上线一小时,播放量就达到2.3万:

“喊麦肯定能成为一个独立的音乐形式,不是说驾驭在某一个音乐形式的辅助品。比如,当需要更直接一点的音乐表达形式时,而不是需要你静心体会的传统音乐形式。”喊麦的歌词永远是直接、简单,充斥最容易震撼低层人的草根英雄情节,这也是恰恰吸引直播江湖的粉丝,他们学历普遍的不高,易冲动,也易被打动。

不久前,有一些说Rap的人骂MC,说喊麦的主播low,唱着数来宝,放点儿老年迪斯科。“他说得挺对的,喊麦的什么人都有,谁都能喊,没有门槛。”喊麦音乐的出现,伴随而来的是“低俗”、“价值观扭曲”等批评,但任何一个新生事物的初始阶段都是野蛮生长。九局认为,有很多人在把喊麦带偏了,这才是导致外界误读喊麦的原因。

他还记得,2009年,自己第一次参加网络MC比赛时,第一名叫阿涛,但那人特点是嗓门大,“第二名喊得还有点技巧,每一个节拍的掌控要好。”他觉得,从一开始,喊麦就没有一个合适定义。

“自己开心就好,把想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。”在他看来,喊麦不看重音色,最重要的就是走心,要带着感情。

“喊麦肯定需要创新,它绝不仅仅只是底层的呐喊。”MC九局一直有一个方向:不断地向歌手靠拢,为此他为喊麦作品加入更多有趣元素:音乐人的介入、更多音乐形式、标志场地拍摄MV以及新的营销形式等等。他最喜欢的一首歌是他找音乐人一起写的词,耗费两个月,并邀请音乐制作人一同把关制作的《喊麦之王》:

这天 任我摇颤 这地 任我飘散

天地之间四海之内任凭我说了算

这风 任我咆哮 这云 任我去笑

风云变幻霓虹闪耀任凭我去尖叫

喊到放下桀骜 喊到引来嘲笑

喊到引出你尖叫 喊到尾音再爆

喊道饱经风霜 喊到引来目光

喊到声线沧桑 喊进万人中央

“喊到最后时我都想哭,身边人听起来都想哭,因为他们了解我这八年以来对喊麦的感觉。这首歌是在喊,很激情的。就是那种豪情冲天到想哭的感觉,你明白吗?”他反问。

MC九局《喊麦之王》:喊麦与初心

他打开手机,给我看一段视频,是在重庆拍摄《喊麦之王》MV的现场,群演近千人,也是喊麦作品中难有规模。视频中,他像一个孤独的歌王高高站在舞台上,人们疯狂喊出“喊麦之王”的口号,镜头掠过吧台上的啤酒,虽然只是一个镜头而已,却清晰能看见“九局牌啤酒”的标志。时隔一个月有余,九局的《喊麦之王》已经在各个视频网站上线并推广,腾讯视频一家24小时的播放量就超过3500万,这即使在主流音乐圈都是令人侧目播放数字,这一个月时间他都在对歌曲和mv精雕细琢,力求完美的呈现给观众,九局就是这样一步步创造着喊麦的奇迹,好的作品自然会有好口碑,谁才是《喊麦之王》?时间可以证明一切。


CopyRight 2013-2017 中国直播网 ZhiBoTv.Com.Cn (十八腔新闻旗下重点新闻品牌) 新闻投稿:shibaqiang@qq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ICP备案号:浙ICP备14031406号-5 |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浙字第01913号 | 浙公网安备 33078302100035号 | 金公网安备33070020150003号

版权所有:浙江十八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| 侵权反馈:shibaqiang@foxmail.com 如有侵权请来邮说明情况提供相关资料证实,我们收到后将会尽快处理予以答复。

网站所登新闻、资讯等内容,版权归原作者或投稿人所有,转载仅限传播非本网观点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商业用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