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资讯 警法 党建 滚动 关注 科技 综合 车房 生活 图片 视频 全国 手机版
数码 互联网 电商 数码 手机

他体重171公斤,她体重134公斤,这是他们做完减肥手术之后一年(1)

https://www.zhibotv.com.cn   2017-01-08 10:01:59   来源:好奇心日报

本文只能在《好奇心日报(www.qdaily.com)》发布,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*

2015 年 10 月 11 日,一名中年男子和一个年轻女人如芒在背,坐立不安。二人都是重度肥胖者,第二天他们就要接受一场无法反悔的手术。它到底是将开启全新的生活呢,还是会成为可怕的错误?

两人并不认识,只是被安排在了密歇根大学同一位医生进行的连续两场减肥手术中。医生会把他们的胃切掉大部分,并重新整理小肠的结构。几乎可以肯定的是,他们将减掉很多过量的体重。但医生告诉他们,即使做了这么大的手术,他们也不太可能变得特别瘦。

每年约有 20 万美国人接受减肥手术。但体重超标到有资格进行手术的人要远多于这个数字,粗略估计约有 2400 万人,其中很多人都在纠结,考虑自己是否要进行这样一次根治性的手术——那些做过手术的人几乎全都大幅度且持久地减轻了体重。

大部分人认为,手术只是通过缩小胃部来迫使人们少吃东西,但科学家已经发现,手术确实能对患者的生理机能产生深远的影响,它改变了人身体中无数基因的活动,并改变了内脏和大脑中的复杂激素信号。

他体重171公斤,她体重134公斤,这是他们做完减肥手术之后一年

减肥手术前一个月,杰西卡·夏皮罗(Jessica Shapiro,左二)和基思·奥莱斯科维奇(Keith Oleszkowicz)正在他们主刀医生的办公室里交谈。图片版权:Michael F. McElroy/《纽约时报》

手术往往会让食物的味道产生惊人的改变,大大减少人们对巧克力蛋糕或 White Castle 汉堡的渴望。做过减肥手术的人的体重自然也会稳定在较低水平。

过去一年间,针对减肥手术及手术之后发生的一系列转变,中国直播网,我一直在跟踪采访计算机程序员基思·奥莱斯科维奇和大学生杰西卡·夏皮罗。肥胖正威胁着成百上千万美国人的健康,减肥手术作为一种治疗手段已经越来越常见,它为手术者带来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变化,还有生活上的:他们看待自己的方式,以及他们和爱人、同事及家人之间的关系也会随之改变。

在这个对肥胖格外苛刻的社会中,随着体重减轻,基思和杰西卡这两个普通的美国人将体验到一些不普通的经历,其中有欢乐也有沮丧。

22 岁的杰西卡和母亲、祖母一起住在密歇根州的安娜堡,她在帕纳拉面包店(Panera Bread)打工,主要工作是做面包。身高 1.62 米、体重 134 公斤的她生活很艰难。坐飞机时她需要安全带延长带,她的两腿不能交叉,并且有胃酸反流症状和轻度睡眠呼吸中止症,这意味着她晚上睡觉时一个小时能醒七次。

一位医生说的话让她很震惊:“你只有 22 岁,但你的身体年龄却大得多。”

更糟的是,她要不断和现今这个对肥胖不友好的社会进行抗争。她从来没有过约会,甚至从来没有男人对她表示过兴趣。完全陌生的人也会跟她讲该怎么安排饮食。她还会遭遇一些意想不到的羞辱,比如她和朋友们去游乐园玩的时候,游艺设施管理员会把她拉到一边,让她试着把安全杆拉到肚子上。安全杆拉不下来,于是他就让她离开。

他体重171公斤,她体重134公斤,这是他们做完减肥手术之后一年

图片版权:Michael F. McElroy/《纽约时报》

在杰西卡家附近的一间星巴克里,她抿了一小口水跟我说:“我人生中的每一天都让我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多胖。”

她尝试过参加减肥中心课程,但她对食物的渴望简直就像屏住吸呼时对空气的渴望一样强烈,所以课程失败了。肥胖研究人员表示,没有感受过的人是永远无法了解这种欲望的。

杰西卡说:“那就像是一种生理上的需求,不只是简单的渴望或短暂的欲望,它就像是某种从身体内部伸出的魔爪,让人感觉非常饥渴。”

她表示,减肥手术“对我来说是最后一搏”。

基思的情况有点不一样。他当时 40 岁、已婚,有一个十几岁的儿子,在一家大型汽车制造公司做程序员。他的妻子克里斯塔(Christa)两年前做了这种减肥手术,手术之前犹豫了九年。她一共减掉 65 公斤,感觉自己的生活被彻底改变了。

基思的哥哥早在 16 年前也做过减肥手术,当时很多医生都是直接给病人开腹,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使用腹腔镜。那时的并发症风险要高得多,手术一年后的死亡率高达 4.6%,让人近乎不可接受。

密歇根大学的减肥外科医生阿米尔·加法里(Amir Ghaferi)告诉我:“当时我们的条件很不好。”现在减肥术后一年死亡率已经降低到了 0.1%,比胆囊手术或关节置换手术还安全。

基思身高 1.8 米,体重 171 公斤,比他哥哥手术前的体重要轻一些,但他的身体一直有些问题,他略显迟疑地列出了其中一些:关节疼痛,行动困难,无法弯腰系鞋带,患有睡眠呼吸中止症,睡觉时不得不使用持续正压通气机把空气送进肺部,此外他还患有高血压。

这些年以来,他通过各种节食曾经一度减掉过 10 斤、20 斤、30 斤甚至 40 斤,但他也因为永不满足的进食欲望而备受折磨。体重总是又反弹回来。

基思说:“我已经尽了所有努力。”

不过他强调,肥胖对男人来说并不像女人那么艰难。他是对的。研究者发现,人们对肥胖女人的偏见比对肥胖男人的偏见要大得多。但基思也仍然要忍受不少轻蔑和侮辱。

小时候他总是被嘲笑,这让他对自己的身体感到非常羞耻,上体育课没办法去换衣服。所以他会把短裤和背心穿在校服里面,体育课之后就在里面穿着汗津津的衣服直到放学。他甚至也经历过自己的游乐园屈辱时刻,就在杰西卡经历难堪的俄亥俄州的杉点乐园(Cedar Point)。

他体重171公斤,她体重134公斤,这是他们做完减肥手术之后一年

上个月,瓦尔班医生正在准备腹腔镜胃部套管过程。图片版权:Sean Proctor /《纽约时报》

但要接受减肥手术对他来说并不容易。手术相当于迈出了一大步,只要做了,就再没有回头路。

最终起决定作用的是他儿子,有一天两人一起玩电子游戏时,他对基思说:“我不想你死,爸爸。”他仰头看着基思说:“爸爸,我们必须要做点什么。”

手术

在 2015 年 10 月 12 日手术之前,杰西卡和基思花了数月时间进行准备。

他们做了医学和心理测试,还去进行了咨询和强制性会谈,听人解释了手术如何进行、预计有什么结果,以及术后如何进食。


关闭


CopyRight 2013-2018 中国直播网 ZhiBoTv.Com.Cn (十八腔新闻旗下重点新闻品牌) 新闻投稿:[email protected] All rights reserved.

ICP备案号:浙ICP备14031406号-5 |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浙字第01913号 | 浙公网安备 33078302100035号 版权所有:浙江十八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侵权反馈:[email protected] 撤稿函下载 如有侵权请来邮说明情况提供相关资料证实,收到后会尽快处理答复。

网站所登新闻、资讯、图集、视频等内容,版权归原作者或投稿人所有,投稿视同本站原创首发,刊发或转载仅限传播目的非本网观点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商业用途。